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04 小雪和老沙的出发 上

04 小雪和老沙的出发 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小雪简直来到了世外桃源!
  在福利院,她和其他十九个女孩子同住一间宿舍,找不到一个可以安静发呆的角落。但在山顶瞭望站,除了不时前来拜访的小李叔叔,只有小雪和爷爷两个。这里没有安安、阿乐和小亮哥的打扰,没有阿姨们的责骂,也没有院长奶奶的威胁,实在太惬意了。
  草原上三面多风,唯独东风少有,所以房屋大多朝东。每天早上推门出去,满眼都是冉冉升起的朝阳。不设防的阳光洒了下来,不设防的风穿了过来,不设防的鸟鸣飞了过来。俯瞰草原,细碎的野花点缀在清新的绿野间,无限延伸,直接透蓝的天际,美得像一个梦境。小雪似乎不再是刚来时那个孤僻、僵硬、充满戒心的孩子了。她现在整天都在户外玩耍,新鲜的空气、健康的粗粮和醇香的羊奶让她脸上的菜色正逐渐褪去。
  小雪也交了许多新朋友。一开始她挺怕这些头上长角,浑身膻味的动物。但相比自己,羊儿们似乎更怕陌生的她。它们蜷缩着躲在角落里,不安地咩咩叫个不停。小雪学爷爷的样子抱了些干草去喂羊。羊儿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踌躇不前。不多久,一只三个月大的小羊禁不住诱惑,迈着小短腿奔到小雪面前,津津有味地吃起草来。其他羊儿见状,也大着胆子围了上来,就着小雪的手开始大吃大嚼。小雪看它们吃得那么香,也好奇地拿起一根干草放在嘴里细细咀嚼。除了有些草腥气外,什么滋味也没有,嚼也嚼不烂——小雪不由得直笑自己傻。吃饱了,羊儿们意犹未尽地舔着小雪的手指头,痒痒的。原来被喜欢、被信任的感觉这么好。
  爷爷答应带小雪去北京的第二天,小李叔叔又来了。他和爷爷没说几句话就气急败坏地下了山。叔叔走后,爷爷只是守在羊圈旁,一边喂羊,一边自言自语:最近雨水多,花园里月季开得不错……女儿好久没回来,怪想她的……现在生态好了,狼又现身了,晚上睡觉要警醒些,别被叼走喽……你们在家好好的,我要带小雪去找妈妈啦……都是些翻来覆去的车轱辘话。喂饱了羊,爷爷牵了最健壮的四只下了山,羊圈里一下子变得空落落。直到夕阳西下,爷爷才踏着霞光回来,那四只羊却没有跟在他身后。小雪很难过,她把自己攒下的钱又翻了出来,压在了爷爷的枕头底下。但隔天,这些钱又被展平了,好好地出现在文具盒里。小雪没有说什么,爷爷也没说什么。
  这以后,爷爷更忙了:忙着把冬天烧剩的煤球压上牛粪防止风化;忙着给园里的花草施肥松土;忙着帮圈里剩下的羊消毒打针……小雪也尽量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。小李叔叔又来劝过爷爷几次,始终没有拗过他。叔叔无法,噘着嘴把一个旧背包塞到爷爷怀里,又递给小雪一件崭新的橙色夹克衫。小雪不舍地脱下了曳地的蒙古袍,换上了新夹克,不大不小刚刚好。她走到叔叔面前,低头对脚尖说了声谢谢。叔叔则孩子气地捏了捏小雪的脸蛋。虽说叔叔第一次见面就把她惹哭,但小雪其实很喜欢他。小李叔叔长得有趣极了。造人的女娲像在开玩笑一样,把眯缝眼、蒜头鼻、蛤蟆大嘴一股脑儿安在一张倒三角脸上。但叔叔并不丑,谁能说一个整天笑嘻嘻的大男孩丑呢?更何况,多亏了叔叔,小雪才能来到草原,来到山顶瞭望站,来到爷爷身边。
  小李叔叔送来的旧背包里装有一个小腰包和一部按键手机。叔叔千叮万嘱要爷爷把钱放在腰包里,藏在衣服下。手机是小李叔叔淘汰下来的,只有最简单的通话短信功能,操作起来很容易。叔叔教了几遍,小雪也教了几遍,可爷爷还是记不住。叔叔只得把操作步骤一步步写在纸上,让爷爷随身携带,路上保持联络。爷爷贴身收好纸条,嘱咐叔叔照顾好花园和羊圈,再过一周就可以带羊儿们去草原上撒欢儿了。
  叔叔皱眉:“一周?你们会走那么久吗?”
  “应该用不了。小雪妈妈愿意和她一起生活最好。要是不愿意……我接着把小雪送回石家庄——总之,一星期内,肯定能回来了。”
  小李叔叔眉心添了些忧虑的纹路,提议先去林场场部置办好路上需要的东西再下坝。他有哥们儿在场部开旅馆,可以住一晚再走。叔叔查过,去北京有两种路线。一种是按小雪来时的路线往回翻——坐班车到四合永镇,再坐火车去北京,八小时到达;第二种是去承德市坐火车。那里车次多,坐车的时间也短,五小时就能到北京。叔叔建议还是走第一条路线,四合永离他们更近,更为保险。
  到了出发前的晚上,小雪躺在小床上,不断地做梦:她先是长了一双翅膀,但不会飞,只会低低的滑翔;之后又看到院长奶奶皱着眉,嘴角拉的老长,冲她摇头;再后来妈妈出现了,说要带她去买糖吃。小雪乐颠颠地牵着妈妈的手在集市里穿梭。走着走着,妈妈忽然不见了。只剩她独自一人在人群里张望哭泣。当小雪抽泣着哭醒时,她听见爷爷在炕上无奈地翻着身——他也睡不安稳。
  小雪在很小的时候,有尿床的毛病。福利院的阿姨们因此添了不少麻烦,到了晚上,她们就故意不给小雪喝水,她只好忍渴入睡。就算这样,一觉醒来,小雪还会是绝望地摸到床单湿冷冷一片。“就是她,那个尿床的女孩。”阿姨们揪着她向院长奶奶告状。小雪羞愧地恨不得钻进地缝里,她也不想尿床,可自己实在控制不了。院长奶奶让小雪举着床单,站在走廊上,展示给过往的人看。阿乐和小亮哥都来看过她,都来笑过她。小雪低着头,不断地抽噎着,始终没敢落下一滴眼泪。这以后,小雪就不再尿床了。院长奶奶为她的治疗手段奏效而得意,但她不知道自己给小雪的心造成了多大伤痕。直到遇见妈妈,小雪才好些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