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05 老沙和农家乐 上

05 老沙和农家乐 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老沙费力睁开眼帘,眼前是一片白得茫然的天花板。
  屋顶怎么变样了?床这么软?连一声鸟叫也听不到?老沙心里晕乎乎直犯迷糊。他闭上眼,问出那个老问题——我在哪儿?重复了二十二年的答案变了,他在林场场部的一家旅馆里——因为他要带小雪去北京找妈妈。
  老沙清醒了不少,扶着酸痛的后腰缓缓坐起。虽然弹簧床垫让他的腰板大吃苦头,但老沙昨夜睡得很沉。那些走马灯般徘徊的故人和往事,竟一个也没来入梦。
  老沙扭头看向睡在旁边床上的小雪。她的小脸儿比刚来草原时圆润了些,也没那么黄了。睡眠把她的脸庞洗涤得明净可爱,睫毛随着均匀而轻柔轻轻颤动,被子紧紧裹在脖子下面,像只惹人怜惜的小猫。女儿从来不会这样。她睡觉时总是嚷热,老把胳膊露在外面,还会踢被子。女儿小时候,老沙半夜总会本能地醒来,帮她把踢到地上的被子重新掖好。
  眼睛有些泛潮,老沙挪动视线打量起旅馆房间:靠近屋顶的墙面上有些漏雨造成的水渍。家具样式都极为老旧,表面尽是磕碰和起皮。房间一角的脸盆架边摆着铁皮暖水瓶,搪瓷脸盆底里有个怀抱锦鲤的胖娃娃。身下黄床单上印着红花绿叶的牡丹花,床边整整齐齐地摆着他的解放鞋。
  昨天他们到达场部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场部是围绕着林场办公处而自然形成的聚落。春夏秋三季,因为职工的驻守和游客的到来,场部会十分繁华。而一到天寒地冻的冬季,除了他们这些护林员,大部分职工会到坝下去,到县城办公,场部也就随之冷清不少。退休前,老沙有时会趁着冬天来场部逛逛,买些日用品。那时,鹅毛大雪把场部覆盖成了洁白的童话小镇,寂静的街道上只回响着老沙一人咯吱咯吱的踩雪声。
  五年不见,场部体面了许多,也陌生了许多。女儿从前的小学被铲平盖起了度假酒店。街道两旁停满了私家车,挤挤挨挨都是饭店和旅馆,喝酒划拳的声音络绎不绝。霓虹一般的店铺招牌闪烁变换,华丽的欧式路灯把黑夜照得亮如白昼,让老沙一阵阵眼晕。场部中心两条主街汇聚处,新立了一个大雕塑,是一根上细下粗的扭转三棱柱。老沙瞅了半天,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小李离开主街,拐几个弯,熟门熟路地把车停在了小超市前,带他们买了些面包香肠之类的吃食,买了小雪的洗漱用品和内衣裤。结账时,小李瞥到玻璃柜台下售卖的北京和承德地图,也张罗着买了两张。
  老沙红着脸争了半天,结果还是小李付了账。
  “路上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,穷家富路。”小李调皮地眨眨眼,拽着老沙的衬衣下摆把腰包藏好,把老沙和小雪的背包都塞得鼓鼓囊囊。
  置办好东西,小李把他们拉到他哥们儿开的旅馆,名字倒响亮——蒙古风情度假村,其实就是个农家院。小李豪气地说在这住宿不用花钱,休息足了,明天一早正好坐班车去四合永镇。老沙盯着柜台旁的房价牌直咋舌,个个都贵得吓人,执意要选最便宜的土炕房。虽说现在还不是草原的旅游旺季,但柜台前也有来住宿的游客,他们怎么好耽误老板做生意。
  老板是小个子男人,一双眼滴溜溜地转,话说的十分敞亮:“李哥的朋友就是我朋友。我这别的没有,住宿管够。”不由分说就给老沙他们开了最好的标间。办完入住,他就勾肩搭背地搂着小李,带他们去餐厅吃饭。
  小李在饭桌上把小雪如何被他阴差阳错地拉到草原,老沙如何毅然决定带小雪找妈妈的故事,添油加醋地大肆宣扬了一番。老板听了十分激动,拍手让餐厅里吃饭的人们都安静下来,听老沙自己讲讲。老沙只得简单地把带小雪找妈妈的前因后果叙述一遍。老沙一说完,老板就用力地拍着他的肩膀,吼道:“真爷们儿,这就是我们草原上的汉子!”餐厅里的气氛顿时一片火热。老沙惊慌极了,小雪也涨红了脸,他们都不习惯成为众人的焦点。有人在大声喝彩、有人过来敬酒、有人要握手致意。老沙不喝酒,只好站起来一一握住向他伸来的手,惭愧地鞠着躬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