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09 老沙、情侣、客运员和厨师 上

09 老沙、情侣、客运员和厨师 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老沙和小雪坐在马路牙子上,大口分吃着萨日朗送的西红柿。
  西红柿被井水冰镇过,还带着清透的凉意,酸酸甜甜很爽口。微风一吹,身上的汗水消下去不少。老沙捶打着自己的后腰,拿出地图仔细查看,去班车站的路程已经走了近一半。面前的草原依旧辽阔无垠,水泡子里的芦苇翻涌着绿浪。一只圆头圆脑的鼠兔从地洞里钻出,瞪着两只黑亮的小眼睛,定在洞口呆愣愣地和老沙他们对峙。小雪把吃剩的西红柿蒂递给它。鼠兔的小鼻子狐疑地抽动着,刚要伸出爪子来接。公路上传来一阵刹车声,鼠兔被吓得跳回洞里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老沙扭头看去,一辆风尘仆仆的吉普车在他们身后停了下来。车窗落下,是一张年轻姑娘的笑脸,以及一个开朗的声音:“老师傅,请问附近有加油站吗?”
  老沙惭愧地答道:“我好久没下山,对这一带也不熟悉了。不过,我们有地图,可以在上面找找看。”
  “太好了!”姑娘喜不自胜,打开车门跳了下来,“草原上网络不好,导航都断断续续的。我们的油快用完了,找不到加油站,正犯愁呢。”
  老沙把地图平铺在路面上,姑娘和小雪一起凑过来辨认他们现在的位置,发现一公里外就有一个加油站。姑娘举着地图跑回车边,拿给坐在驾驶位上的小伙子看。对方点点头,表示记住了。
  姑娘蹦跳着把地图还给老沙,笑道:“真是太感谢了。要是油真的用光了,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的,就太麻烦了。”
  老沙笑了笑,好奇地问道:“你们是来旅游的?”
  “是啊。你们是当地人吧?也在赶路吗?用不用搭我们的车?”
  老沙连连摆手,道:“不用不用。我们去四合永坐火车,前面的牧场场部就有班车。用不着麻烦你们。”
  “四合永?在哪?”姑娘转身问车里的小伙子。
  小伙子不确定地说:“好像是围场县城附近的一个小镇。最近的火车站就在那。”
  姑娘一甩头上的马尾辫,笑嘻嘻地回头对老沙道:“上来吧!我们正要去县城,刚好顺路。”
  “这……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老沙仍旧推辞。
  “您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,让我们也回报您一下嘛。”姑娘头一歪,殷勤地打开后座车门,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。
  这姑娘撒娇的语气太像女儿了。老沙一个恍神,就已经带着小雪坐在了车上。他尽量把酸痛的腰板挺得笔直,头几乎要碰到车顶。小雪也拘谨地坐得端端正正。
  车子加满油后,就向县城的方向飞驰而去。小伙子娴熟地操纵着方向盘,姑娘靠在副驾上,随手打开音响——是腾格尔的《天堂》。苍劲的歌声在车里回荡,老沙注视着窗外流动的蓝天和草原,心里一阵恍惚。天空似乎翻转过来成了蔚蓝的大海,轻盈的白云就是朵朵浪花,而草原就是漂浮在海上的碧绿岛屿,承载着生命和希望。
  姑娘说,两个小时后他们就能到达四合永站。这么算来,今天晚上他和小雪就能到北京了。想到这儿,老沙心里轻快了不少,身子不由得向椅背靠去,却被一个硬东西硌疼了腰。老沙呲牙咧嘴地摸出了腰后的东西——是个镜头长长的照相机。在老沙的印象里,照相机是非常奢侈的玩意儿。从前林场场长有个海鸥牌相机,锁在办公室的抽屉里,宝贝得像孩子一样。老沙赶忙双手捧牢相机,递给副驾的姑娘,提醒道:“照相机要收好啊,小心压坏了。”
  姑娘大大咧咧地接了过来,说:“哈!我都忘了,刚才看到一匹白野马从林子里飞奔出来,马鬃上闪着金光。我们着急停车拍照,拍完随手把相机放到后座上了。真是谢谢您啊!”
  “你们是摄影师?”老沙惊奇地问道。瞭望站接待过一些误上山顶的摄影师,他们多是有钱有闲的中年男人。
  “不,我们没那么专业,只是喜欢旅行,喜欢拍照。”姑娘低头摆弄了一番相机,递给老沙:“你看,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了。”
  老沙和小雪头挨头,一起翻阅起电子屏幕上的照片。
  “呀!你们去了七星湖。自从那里被圈起来收门票后,我就再没去过了。”老沙感叹道。
  “是啊,今天早上,我们去七星湖拍日出。四点钟就起来了。拍完后我们回旅馆补觉,睡到中午才起来。”姑娘一脸甘之如饴。
  接着,老沙在屏幕里看到了塞罕塔、红松洼、滦河源、点将台和久违的红山军马场。甚至有当年那棵专家们在冰天雪地里找到的落叶松。现在的它已被雷电劈成两半,仍旧顽强地存活着。那骄傲的姿态让老沙的眼睛泛起阵阵涟漪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