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09 老沙、情侣、客运员和厨师 下

09 老沙、情侣、客运员和厨师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客运员看穿了老沙的懊恼,给他指了条明路:“现在着急也没有用了。你们今晚就在车站附近找个旅馆住下吧。明天一早再赶过来坐车。”
  老沙无奈地点点头,也只好如此了。客运员领他们去售票处买了一张明天的火车票——小雪的身高还不够一米二,无需买票。看着老沙将票收好后,客运员将他们送出车站,叮嘱明天早些起床,就回去值班了。
  车站外的街道上宾馆鳞次栉比,但一路问过去,价钱都太贵了。最终,老沙他们在街道尽头,发现一间偏僻的小旅馆。店主是位头发花白的大叔,有一张和善的脸。
  他殷勤地带老沙他们上楼去看房间。房间里弥漫着烟味和廉价清新剂的味道。垃圾桶里还有残余的果皮,卫生间的马桶里都是黄渍。但这毕竟是附近最便宜的旅馆了。今天在外面待了一整天,老沙他们都累坏了,能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。
  老沙付了押金和房费,千叮万嘱,让店主明早七点来叫醒他们。店主笑呵呵地满口应承,拍胸脯打了包票。
  一阵咕咕地叫声响起,小雪不好意思地弯下腰捂着肚子。老沙笑了,他也早就饿了。小李早就大力推荐他们去那家酸菜炖血肠吃饭。要不是为了这一口儿,小雪也上不了他的三轮车。
  老沙带小雪找到了那家饭馆,这里的酸菜炖血肠的确好吃。小雪胃口大开,吃了两碗米饭,老沙则一口气吃了四碗饭。
  吃饱了,小雪早早地回旅馆睡觉去了。这漫长的一天的旅行实在是辛苦。
  老沙却不想立刻去睡,他今晚是真正地第一次睡在塞罕坝以外的世界,心里怪不自在。他看小雪已经睡熟,就独自下了楼。小镇只有一条主街,虽比不上场部繁华,但也十分热闹。老沙沿着街道边走边抬头看,夜空不够通透,月亮也不够皎洁。草原上璀璨的银河竟一点也看不见了,更看不到那隔河相望,明亮的牛郎星和织女星了。看不到这两颗星星,还怎么能相信那古老的传说,怪不得城里人老是闹离婚。
  牛郎织女的故事,还是妻子讲给他听的。新婚时,他们常把蒙古包的顶棚拆了,躺在床上看星空,妻子会给他讲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。老沙那时想,他和妻子可不要做牛郎织女。除了死亡,没有任何事物能把他从妻子的身边赶开——可赶开他的偏偏就是死亡。在产房门口得知妻子死讯后,老沙整个人傻掉了。医生觑着他的脸色不对,忙把刚出生的女儿放进了他怀中。老沙茫然地看看襁褓里皱巴巴的小红脸,觉得世界上没有比她更脆弱,更漂亮的小人儿了。老沙的心同时被悲恸和喜悦煎熬着,上半张脸在为了妻子的死亡而哭,下半张脸在为了女儿的出生而笑。他强撑着把女儿塞回了医生的手中,咕咚一声就晕倒在地上。
  一夜过后,老沙悠悠醒转,两鬓竟添了不少银丝,苍老了不止十岁。他跌跌撞撞地回到林场,门卫认不出他来,高声叫道:“这位同志您找谁?”
  林场书记伸手拦住了门卫,他告诉老沙妻子的后事已经张罗着办完了。老沙点点头,趔趄着走回马棚边的宿舍把自己关了进去。书记、知青和老乡们每隔半小时就轮流来看他一次,大家都说老沙病了,他的一头浓黑卷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成了斑白。老沙懵然地对着马槽的水照了照,想起妻子教给他的一句诗:“纵使相逢应不识”。他这副尘满面、鬓如霜的样子,要是再次相逢,妻子还能认得出来吗?
  这一病,就病了很久。老沙每天睡前醒后,都是难过。但为了女儿,他还是渐渐地好了起来。他抱着女儿,赶着马群,回到了林场。林场的阿姨大娘们看到女儿都心疼的不得了,轮番哺育她。女儿吃着百家奶,倒也一天比一天结实起来。老沙悉心照料她,那感觉像是“牵着蜗牛去散步”。在他砰砰往前跑时,有个小生命依靠他、拽住他,要他必须慢下来。父爱和母爱不同。母亲和孩子在十月怀胎时就已经血肉相连,但父亲只能被动地接受孩子的诞生,接受这份鲜活的礼物。
  他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当了父亲呢?也许是在马厩听见婴儿的哭声,奔回屋去,女儿却好好地在摇篮里啃脚丫时;也许是在不由自主地亲吻女儿柔嫩的小手和红扑扑的脸蛋时;也许是在女儿甜甜糯糯地叫出最简单又最玄妙的一个“爸”字时。这样一个完整而独立的生命,竟然是他的孩子,流着和他相同的血液,太神奇、太美妙了、太不可思议了!让人想要把全世界所有美好都捧到女儿面前送给她。老沙望着开满鲜花的草原,给女儿取了琪琪格这个名字——花的意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