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12 老沙和中医大夫 上

12 老沙和中医大夫 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模糊的身影在雨幕里渐渐清晰,一个矮个男人跑到老沙面前,扶起他的身体,嘴巴开开合合,在大喊着什么。
  老沙耳中雨声轰然一片,无措地摇摇头。那人吼叫着把话重复了一遍,这下老沙听清楚了——“这么大雨,你他妈的在外面干什么?”
  “大夫,我们需要大夫。”老沙混乱的思绪瞬间清晰起来,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拽着对方强壮的胳膊。
  那人这才注意到老沙怀里昏迷不醒的小雪,伸手摸摸额温,果断地喊道:“她发烧了,赶紧跟我进屋。”老沙哆哆嗦嗦说了声谢谢。那人摆摆手,把小雪接到怀中,快步跑进了路边一户二层小楼里。老沙顿觉怀里一空,他撑着地面艰难地站起来,踉踉跄跄跟了进去。
  那人吩咐老沙留在客厅,就抱着小雪进了屋门边的卧室。客厅的陈设很简单,只有一个老气横秋的皮沙发立在中央。老沙全身都被雨水打透了,不敢坐沙发,只是挨着墙角缓缓蹲下,双手抱膝,一个劲儿地发抖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那人出来了。老沙绝望地抬起头,嘶哑着嗓子问道:“她死了吗?”
  “天啊,这是什么傻话!”对方气极反笑:“她只是感冒而已,感冒是不会死人的!我已经给小女孩换了干衣服,喂了些九味羌活丸,现在在输葡萄糖——放心,她会没事的。”
  老沙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,向对方道歉说:“对不起,我弄湿了你的地板。”说着,他就要从地上爬起来。但刚一用力,后腰就传来撕心的剧痛。老沙身子一顿,摔坐在地板上。
  那人敏锐地扬起了眉毛,蹲下身子,伸出铁钳一般的大手粗暴地拽过老沙的手腕,摸他的脉搏。近看之下,老沙才发现那人其实是个年轻姑娘,面孔粗黑,身形硬朗,头发剃得极短,露出了青虚虚的头皮。她一边号脉,一边用炯炯的眼睛瞪着老沙身后的墙壁,专注得似乎要把墙打穿。
  “你心跳得很快。”姑娘号完脉,松开钳着老沙的手,直白地问:那小女孩不是你孙女吧?你们长得不像。”
  老沙扭着被攥疼的手腕,摇摇头。
  姑娘板起脸,粗声粗气地问:“为什么冒着大雨带小孩在外面走?人贩子?”
  老沙一脸惶恐地把这趟旅行的因由讲了一遍。
  姑娘的脸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简洁有力地说:“你没感冒,只是有些着凉。去洗个热水澡吧。你看起来就像个落汤鸡。”
  “不,不。”老沙惊慌失措,连连摆手。他没开放到可以在陌生人家里洗澡,何况对方还是位年轻女性。老沙实在不想再过多地占用别人的时间了。“不用麻烦你。等小雪醒了,我们就走。”
  “别说傻话。你能走,她也不行。”姑娘不由分说,把老沙推进卫生间,扔给他一身旧男士睡衣,砰地把门给关上了。老沙无奈,只得遵命照办。
  洗好澡,姑娘敲门来收湿衣服。老沙羞得满面通红,执意不肯给她。那姑娘却比老沙还固执,一边抢,一边责备道:“做人别这么不爽快。小女孩的衣服不也要洗嘛。一起塞进洗衣机就好了,不费事。”抢过衣服,姑娘又俯身拿走了老沙糊满泥巴的解放鞋,递给老沙一双干爽拖鞋,才满意地点点头,说:“你可以进屋去看她了。”
  老沙赶忙趿上拖鞋,走进卧室。小雪正在沉沉昏睡,眼皮和嘴唇都闭得紧紧的,细弱的手臂上青色血管清晰可见,血管里扎着输液针。空旷的白床单和宽大的睡衣让她的身形愈发瘦小单薄,仿佛呼气稍重些就能将她吹跑。老沙迟疑着不敢再上前,都是因为他,小雪才会生病受罪。
  那姑娘不知何时进了屋,手里端了碗红糖姜水。“喝吧”,她把碗一递,不带任何情绪地评判道:“你像是丢了半条魂。”
  老沙接碗呷了一口,甘甜辛辣的姜糖水形成一股热线直坠进空虚的胃里。老沙啰嗦了一下,又打出了两个响嗝,叹息道:
  “我的确,不大好。不仅是身体上,还有这儿。”老沙指了指心脏的位置,“嘶——”,伸手的动作牵动了侧腰紧绷的肌肉,巨大的疼痛让老沙无法再开口。
  “你腰受伤了?”姑娘的目光灼灼如电,“把衣服撩起来给我看看。”
  “不——”老沙拼命摇头,不住地向后退去:“不能再麻烦你了。”
  姑娘放缓了语气,耐心解释道:“别紧张,我叫杨柳——是不是和我本人不太符合?”她自嘲地笑了笑,继续介绍道:“我是名中医大夫,就在三条街外的医院里工作。做大夫的不可能放着病人不管——你仔细看看这房间,就知道我没骗你。”老沙环顾四周,这个房间与其说是卧室,不如说是一间病房:升降病床、输液架、紫外线消毒灯、移动床头柜应有尽有。连小雪身下的白床单枕套上都印着红十字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