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12 老沙和中医大夫 下

12 老沙和中医大夫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小雪还在床上沉沉睡着,只有老沙和杨柳一起吃晚饭。杨柳做了两个家常菜,西红柿炒鸡蛋和地三鲜,都很下饭。老沙吃到肚皮滚圆,才不好意思地把碗放了下来。
  杨柳没有急着收拾碗筷,她为老沙倒了一杯普洱茶,自语般轻轻询问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的孩子这么好?”
  老沙啜饮着温热的茶水,沉思片刻,开口答道:“我十六岁时,阿妈放羊时遇到了大雪灾,失踪了。因为一直找不到尸体,四年后我才去派出所申报死亡。阿爸则是在我更小的时候喝醉淹死了。”老沙第一次如此坦白地审视自己的童年,原来寥寥几句就可以说清。他继续说道:“所以我能理解,小雪这种想要寻找妈妈,寻找家的心情。”
  一时间,客厅寂静得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。杨柳扬头向老沙示意了一下门边的卧室,用淡淡地语气讲述道:“那间病房是我为父亲准备的。我们已有十年没见了。高一时,父母离婚,我被判给了母亲。那时起和父亲的联系就少了。之后的某一天,他手机突然停机了。我试了很多方法始终联系不上他,就跑去他家,发现他已经不声不响地已经搬走了。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我父亲的音信。”
  “半个月前,我突然接到电话,是天津总医院打来的。我这才知道父亲原来去了天津。他得了尿毒症,晚期。我猜,可能是年轻时为了养家在工地上背水泥,伤到了肾。医生说父亲的时日不多了,想再见我一面,希望我能理解。”
  老沙静静望着杨柳平静的脸庞,想起了之前在旅途上遇见的人们,原来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,每个人心里都藏有自己的故事。他理解地开口问道:“突然接到这样的电话,一定很震惊吧?”
  “是啊。心情很复杂。”杨柳坦诚地笑了笑,“这么多年没有音信,我其实已做了最坏的打算,想不到还有见面的机会……挂了电话,我立刻动身去天津,见到了爸爸,我们都哭了……我给他讲我和妈妈这些年来的生活,他也大概讲了一下离开之后的经历。呵,印象里他是很高大强壮的,可现在瘦得可怜,大腿只有我胳膊粗……我决定接父亲回家,亲自护理,陪他度过最后的时光。其实,这段时间我过得很混乱:向工作的医院请假、去天津医院办手续、为父亲的到来做准备。每天浑浑噩噩地像在做梦一样。”
  杨柳向椅背靠去,扬头看着饭桌上方的吊灯,叹息道:”说来也巧,我大学是学中医的。中医对于生命的态度,对于天人合一的认知深深影响了我。我见过太多病人躺在医院冰冷的床上,浑身插满管子,维持呼吸和心跳还在的假象。倘若一个人无法避免地走向死亡,我们该做什么能让他以从容尊严地走完最后一段路呢?现有的医疗手段只能勉强延长生命的长度,我却渴望能够延长父亲生命的质量。妈妈五年前去世了,我把她的卧室改成了爸爸的病房。希望他能在我的陪伴下,好好珍惜剩下的时间,坦然迎接死亡的到来。”
  “很多人对中医抱有偏见,觉得中医是糟粕是迷信。我却觉得,中医是归纳法,不是演绎法,无法像西医一样明确地找到药和病之间的逻辑关系。中医和西医并不互斥,只是属于两套两种不同的体系。试图用西医去解释中医,或者用中医去附会西医,都是没有意义。科学的精神便是实证精神,真正信仰科学的人反而不会坚信现有科学是唯一真理。反倒是一些提到中医就喊打喊杀的人,只是借着科学的名号为自己的脸上贴金吧?”
  老沙听不太懂,但他觉得杨柳的话说得很有道理。他点点头,轻轻问道:“你问过爸爸为什么不告而别吗?”
  “没有,我不知道该怎么问,也问不出口。小雪她可真勇敢啊!那么小的孩子,敢去寻找妈妈,直面真相。我要是能有她一半勇气就好了。”杨柳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:“人啊,就是一种年纪越大,胆子越小的动物吧。”
  老沙把玩着手中已经喝空的茶杯,说道:“我现在的年纪,已经比阿妈去世时还要大了。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想问问她。为什么从小那么严厉地对待我?是天生不喜欢做母亲?是恨我流着阿爸的血,还是爱我磨砺我尽快长大?可我没有机会了,她死了,连尸体都不知道在哪儿。现在想来,我其实从没有了解过她。她喜欢吃什么,爱唱什么歌,嫁给阿爸之前有没有爱过的人,这些我都不知道。我只能每年买一个华丽的、她生前舍不得买的毡帽挂在花园里,来纪念她。呵,母子一场,最后能做的却只有这些。真想再多了解她一点儿,真想再能见她一面呐!”
  杨柳出神地盯着老沙,他的眼睛里已涌出泪花。随着旅途的行进,妈妈的含义对于老沙愈发清晰起来。妈妈也是普通人,她会怕黑、怕鬼、怕一切可怕的事物,但有了孩子后,她不得不变身成无畏的战士、万能的超人和孩子的守护神。妈妈,这个平凡的词汇,也有了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。它和苍天、神明、佛祖、上帝一样,是人们惊慌恐惧时,脱口而出的本能呼唤。妈妈是生命的来处,灵魂的归处,是身心永远的软肋和铠甲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