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13 老沙和小雪的重新启程

13 老沙和小雪的重新启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暴雨洗过的天空呈现出柔和的淡蓝色,比起草原上澄澈的蓝天,另有一番别致的清丽。雨后泥土湿润而微凉的气息沁人心脾,草丛间的野百合轻盈地随风摇摆,盛开的橘色花朵像是夹道欢迎的小小旗帜。和煦的阳光从路边绿化树的叶间漏下,在老沙穿白衬衣的肩膀上,在小雪的橙黄渔夫帽上印出繁碎的光影。
  候车亭前正停着一辆到站的公交车。老沙牵着小雪一路小跑过了马路,跑到近前才发现这不是他们要坐的车次。老沙笑着向司机摆摆手,公交车慢慢启动,离开了。小雪的身体还有些虚弱,老沙领着她一起坐在候车亭的长椅上。想起前天雨中他们在此处的狼狈窘迫,真是恍如隔世。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,静静地享受着此刻的宁静平和。
  老沙觉得这次旅行此刻才算真正开始了。他不再是出发时那个仅凭一腔热血,就带小雪去找妈妈的莽汉了。毕竟,他们进行的是一次旅行,不是比赛,也不是任务,过程和结果同样重要。在旅途上他们搭过车,生过病,接受过陌生人的善意,也尽量把善意传递给别人。这都是老沙和小雪在出发时始料未及的。从前他满脑子只有带小雪找妈妈这一个目标,精神上的负担很沉重。现在,老沙开始饶有兴味地欣赏沿路的风景:这里的山峦有着坚韧的脊梁,和草原上那些温柔的山丘完全不同。路边绿化带里,生长着许多他从没见过的植物,开着五彩缤纷的花朵。也许,可以买些外面的花种,给花园添些新花?
  假如他没有出发,现在也许正赶着羊群,在草原上追逐着青草和清水,吟唱一曲曲牧歌。这样的日子安安稳稳,却千篇一律。倘若每天醒后和睡前的生活毫无分别,不过是把同一天重复千万遍。那样,还能算是在活着吗?
  想到这,老沙忍不住拿出手机,给小李发了条短信。等了很久,小李始终没有回复。之前发出的几条短信也是这样。这个小李,难道还在生闷气?可真够久的。
  “爷爷,55路来了。”小雪提醒到。公交车无人售票,需要上车时投币,老沙忙手忙脚地为他和小雪付了零钱,坐在了最后一排。公交车缓缓启动,向市区的方向驶去。
  车子很空,窗外流动的风景好似一场浪漫电影。老沙含着笑意,思念着夜夜梦见的妻子:微笑的她、皱眉的她、做饭时轻轻哼歌的她……妻子喝不惯奶茶。她把茶砖敲碎,用纱布做成的小袋里盛装茶叶,放到野芍药花心里。夜晚花朵闭合,第二天把茶叶取出泡开,有一股别样的清香。老沙尝过两口,觉得淡,说再熬浓些会更好。妻子却笑他不懂品茶。
  他们也吵过架,原因不记得了。只记得妻子气鼓鼓地往床上一躺,说了句:“我气死了!”就不再理他。老沙也半天没找她说话。直到老沙有事要出门,故意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那条长围巾怎么不见了?那可是我媳妇儿辛辛苦苦给我织的,丢了多可惜?”边说边四处乱翻。妻子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没好气地指着:“那床边搭着的不是?”。老沙笑着逗她:“咦?你不是气死了吗?怎么还会说话?”妻子嗔怪地噘着嘴,终于绷不住扑哧一笑。他们这场短暂的争吵就过去了。
  终点站锦绣城锦绣城到了。老沙和小雪下了车,迎面看到了一个挺大的超市。老沙带小雪进去买了雨衣、肥皂、保温杯。路过服装区时,老沙张罗着买两身夏装,他们身上的长袖长裤实在太热了。他们挑了两件白短袖,两件鲜艳的印花短裤。小雪的短裤上印着橙黄色的热带花朵,而老沙的则隐瞒了宝蓝色海浪。他们直接去更衣间换上新装,把身上穿的衣服收进了背包。镜子里焕然一新的两人,终于有点儿在旅行的样子了。走到日化区,几个导购员凑了过来,围着老沙推销货架上的防晒霜。老沙连连摆手说自己皮糙肉厚用不上。她们又叽叽喳喳地催他给小雪买。老沙看向一个离他最远的导购姑娘,刚工作的样子,怯生生地涨红了脸,不敢上前推销。她的眼睛真像妻子,干净,明亮。老沙伸手拿过她手上的防晒霜,向导购们连连道歉,突出了她们的重围。
  等老沙逃出来好几步,才想起自己应该买一双更加轻便舒适的运动鞋。可他实在不敢再走回头路了。老沙迟疑地低头盯着脚上的旧解放鞋,越看越不舍,越看越顺眼。索性不买新鞋了,结账去。
  付完钱,老沙将背包整理好,回头一瞧,默默跟在自己身后的小雪突然不见了。他全身的血液噌地一下直涌上脑子,心脏砰砰直跳,在超市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搜寻小雪的身影,却始终看不见她。老沙腿有些发软,想立刻跑回超市门口的柜台找人求助。一转身,只见小雪就站在眼前的娃娃机旁,痴痴地看一位母亲抱着两三岁的女儿在抓娃娃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