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16 老沙和失去孩子的母亲 中

16 老沙和失去孩子的母亲 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小雪牵牵妇女的衣襟,把自己的手帕递了过去。妇女悲痛得连腰都直不起来,她没有去接手帕,反而一把拉过小雪,抱在怀里嚎啕哭喊道:“那司机,还是一个本家大爷,平时开车就不管不顾的。别人说他,他也不听。我没有让他赔钱,他家的情况我知道,赔也赔不起。赔钱又有什么用呢?能把我孩子的命赔回来吗!”妇女抬头对老沙哭喊道:“您知道吗?孩子死后,世界就变了。对于我的隔壁邻居、打麻将的牌搭子、街上的闲人来说,那天不过是平平常常的一天。但对于我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从前满院子的花草,枯的枯,死的死、砍掉的砍掉,两三年的时间,院子就荒了。我一遍遍地洗衣服、洗床单、洗窗帘,我得让自己忙起来,才不会难受到发疯……”
  妇女松开肩膀上满是鼻涕眼泪的小雪,像盲人一样从刚拧好的衣服盆里,摸索出一条毛巾,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在里面。
  老沙听着妇女压抑地哭嚎,握紧拳头,指甲嵌进了肉中。他怎么会不知道?他怎么会不明白?这就是人生。孩子不见得会比父母更长寿,也不见得能依照父母的期望生活。死去的人永远离去了,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。住在孤零零的,被草原,森林和风包围的房子里,那是他自女儿死后,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  老沙常梦见自己离开林场那天。天刚蒙蒙亮,东方的天际透出熹微的晨光,愈发显得黑夜更黑。老沙背着行李,踏着茫茫晨雾,做贼一样地溜出林场大门。冰凉的空气里有松针和铁锈的味道。老场长已经退休,新场长的怒吼回荡在耳边。辞掉马倌的工作去做护林员,这对于林场,对于正值壮年的老沙都是不小的损失。但老沙还是一步步,坚定地朝着山顶瞭望站的方向走去。
  生气归生气,新场长还是把这个原本废弃了的瞭望站重启了,任凭老沙自己折腾。老沙把他所有的积蓄,不计成本地扔进了这座濒临坍塌的小屋里,让它渐渐能够住人,有了点瞭望站的模样。决定建造花园则是在小屋修好之后。老沙原本只是想把通往山顶瞭望站的小路重新清出来。这样,那个总是跑来偷看自己的小李,上山会方便些。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辨认着前路的痕迹,从山脚到山顶清理着荒草,累得筋骨酸软,倒头就睡。头一次,老沙觉得世界不再站在自己的对立面。早上醒来,老沙才发现自己在屋前清出了好大一块空地,远远超出了路的范围。
  老沙呆呆地站在空地中心,环顾四周。他想起女儿临终时说过的话,轻轻地笑了,这片空地,如果围上栅栏,倒是很像一座花园。说干就干,老沙是个男人,原本对花啊草啊之类的东西一窍不通。但他还是尽力去做了,栅栏搭起来了,土层夯起来了,小李也时不时地过来帮忙,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倒忙。
  老沙先是尝试着在栅栏边扦插了一圈藤本月季。他在心里暗自打赌,赌它们能长出叶子,自己就能在山顶瞭望站活到下个春天。老沙每天精心地给月季浇水施肥,半夜醒来,也不忘透过窗子看看那片毫无动静的土地。一天,两天,很多天过去了,老沙几乎不再抱有希望。他无意间往栅栏旁一瞥,不知何时,泥土里竟冒出了柔嫩的绿芽。老沙呆呆地看着这一丝绿芽,才意识到自己在心里打赌这件事,本就已经在赌了。他不知道自己算是输了还是赢了,只知道下一年春天,他种了些粉白色的芍药。芍药也活了,舒舒展展地开成一丛丛。老沙下定决心,发起终极挑战——种一些大红色、重瓣的、很香、很美的玫瑰。玫瑰是娇贵的花卉,尤其在高寒的草原上。老沙尝试了很多次,也失败了很多次。终于,在一个缭绕着雾气的清晨,老沙看到那些张着尖刺的荆棘上,孕育出了新生的花苞。那么红艳,那么娇嫩,老沙伸出颤抖的手,轻轻把花苞笼在手心,轻轻抚摸。砰地一声,花苞瞬间打开了,绽放成美丽的花朵,绽放成一个奇迹。护林员的工作不算太多,护理道路,挖防火带、治理病虫害、没收村民偷偷放置的捕兽夹,检查盗伐偷伐等等。在值班时间,老沙主要负责瞭望火情,每隔十五分钟用电话向林场通报一句:“山顶瞭望站,平安!”就可以了。剩下大把的空闲时间,老沙尽可以用来照顾花园。在培育花园的过程中,他犯过许多错:种一些只图漂亮却不耐寒的花卉;粪肥没有稀释好把植物烧死了;土壤的酸碱度不合适等等。植物种了死,死了种,花园倒也艰难地逐渐生长了起来。对于花园,老沙没有用农药也不施化肥。草原上的生态环境本就脆弱,他疼惜栖息在花园里的所有生灵,不管是人类所谓的益虫还是害虫。有时候,老沙甚至觉得花园是有生命的,它知道怎么照顾自己,想开花就会开花,想扯蔓就会扯蔓,不需要人为的干涉。难道人类可以傲慢地凌驾于自然吗?人类本身不也终究会成为土壤和空气的一部分吗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