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16 老沙和失去孩子的母亲 下

16 老沙和失去孩子的母亲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做完这些,老沙并没有停止装饰花园的脚步。他去吐力根河捡来鹅卵石铺成花园小路,砌出多样的图案;他从月牙湖捞出细鳞鱼养在挖好的池塘里;他捡回别人扔掉的旧彩幡挂在花架上;他把玻璃药瓶穿成叮当作响的风铃。林场给瞭望站里配了电视,但老沙很少打开,照料花园已经足够有趣,他不需要更多的娱乐活动。只要天一擦黑,老沙就会上床睡觉。小李曾说如果让他住在这里简直会无聊得发疯,老沙倒挺喜欢这样平静的生活。
  明媚的夏日,老沙会去月牙湖里游泳,游完躺在山坡上发呆,任由羊儿们自在散步吃草。寒冷的冬天,狂风拍打着木窗和玻璃,老沙守在红红的炉火前烤红薯吃,温暖且安心。最难熬的时候是每年的除夕。山脚的村子蒙汉满各族人民混居,都有过年的习俗。小李奶奶每年都派小李来请老沙下山跟他们一起过年,老沙都委婉拒绝了。当村子里响起热闹的鞭炮声时,老沙就在山顶上看万家灯火,拉他的马头琴,一首首唱过去的老歌。
  花园的栅栏和小屋的门,老沙从来不锁。搬来之初,他就做好了三把椅子,一张自己坐,一张小李来时坐,一张留给过路的客人坐。尽管老沙想过的是离群索居的生活,但他也不排斥这些偶然到访的人。人们可以自由地进来烤烤火,暖暖身子。老沙也欢迎他们打开橱柜,分享他的食物。有时候他放羊回来,会发现花园的嫩枝弯了、泥土上有鞋印了、窗台上放了一束野花、桌子上多了一截桦树皮,歪歪扭扭地写着xx到此一游。老沙喜欢从这些遗留的物件里猜测过路人的样子。
  有来塞罕坝的游客问过他,草原最美的地方是哪里,最美的季节是哪个。老沙很困惑,好像外面的人特别喜欢赶巧,希望来草原的短短两三天内就撞上最好的风景。有的游客向他抱怨自己住的是每月向房东交租的房子,吃的是超市里买来的大米,穿的是网上买来的衣服,羡慕老沙可以创造自己的生活;有的游客对小屋大加赞赏,说这是人力与自然的完美结合,是诗意的栖居,是现代的《瓦尔登湖》。老沙就是中国的梭罗。老沙不明所以地点点头,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羡慕好骄傲的。
  一次,一位穿白裙的姑娘竟独自爬上了山顶,发现了这座瞭望站。当时,老沙正在花园里翻土。
  “这地方真不错。”姑娘将头探过栅栏,仔细打量着花园里的一切,对老沙说道:“是您自己弄的吗?”
  老沙告诉她,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成果,小李有时也会来帮忙。
  “您一定在这住了很久。”姑娘说。
  “是的,住下后就再没离开过。“老沙回答:“不过夏天我会带羊儿去山下吃草,偶尔也去小李那卖卖羊毛。但瞭望站里总有那么多生命需要我,羊啊,花啊,我走不开。”
  姑娘的眼神向下垂去,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浓郁的阴影。她用轻柔的嗓音告诉老沙,自己生病了,不在身体上,而在心里。现代人管这种病叫抑郁症。有时她会没缘由地沮丧,有时她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。她每天都要吃很多药,要接受医生的各种盘问。她说自己很想死,可又怕连累家人,就一个人跑到了草原。其实,自己的病大半是由父母造成的,他们太专制了。但就算死到临头,自己还是忍不住为父母考虑,不希望他们太难过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