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她和他的寻母之旅 > 17 老沙和徒步旅行 下

17 老沙和徒步旅行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老沙记得妻子的死亡。他守在手术室外,听着她像着了火一样发出哭喊。那些冰冷的器具在妻子美丽的身体里搅动。而他,作为一个无用的男人,只能守在门外听着妻子的痛苦哀哀啜泣。当女儿的生和妻子的死同时降临在老沙面前时,他成了懦夫,干脆地晕倒了。老沙没能见到妻子的最后一面。醒来时,他只看到了妻子的骨灰。直到那一刻,老沙才知道原来骨灰并不真的是灰,而是黑漆漆的骨头碴。他必须把亲手把那些大块的骨头碴敲碎,才能将妻子塞进那个小小的木盒里带回家。当老沙一下下敲碎妻子的骨灰时,他的心也跟着碎了。
  妻子的骨灰,一直没有安葬。老沙一直把那个木盒子留在家中,陪着他。他已经立好遗嘱,小李会把他和妻子的骨灰混合在一起,合葬在山顶瞭望站。这是他能想到的“最完美的结局”。但当老沙听说小雪的目的地的是北京时,他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。出发前,老沙犹豫良久,还是把一些妻子的骨灰,装在白色空药瓶里,塞进了背包夹层中。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。所以对于这趟旅行,老沙也怀了一点小小的私心。他希望能把妻子埋进北京的土地,睡在故乡的怀抱里。
  对死亡进行了一番无解的讨论后,老沙和小雪继续向前走去。路面上偶尔能看到一些被汽车撞死的,蛇、猫狗或者老鼠的尸体。他们自发地将这些尸体移到路边,尽其所能地好好埋葬。人类的脚步是如此匆忙,一切动物的生命都不得不为其让路。可人类,真的有必要那么忙碌,忙碌到凌驾于自然之上吗?
  日头偏西,老沙和小雪来到河边休息。陪伴他们一路的涓涓溪水已经成长为宽阔的河流。岸边的柳枝轻柔地点着水面,叶稍上挂着金光。河水缓缓流淌,在暮色下美得像一幅画卷。老沙的心安稳地跳跃着,在告诉他,它很平静。
  老沙盯着河面上的波光发起了呆。自己的人生不也正像这条长河一样吗?童年、少年、青年、中年、老年,一个个时刻奔涌向前,一去不复返。水声潺潺,夹杂着无数声音,责骂和欢笑,哀求和悲叹。一切都相互交织,相互呼应。阿爸、阿妈、妻子和女儿的身影在河水的涟漪中接连浮现,老沙伸手去碰触,只触的到破碎的冰凉。老沙悲伤地搅乱了面前的河水,自己的脸庞从河里浮现出来。过去、未来、以及现在仿佛全部汇聚在此刻,汇聚在了这一条河里。童年时代,他遭受的创伤其实从未治愈,这让老沙不会说爱也不敢去爱;在少年和青年时期,因为妻子和女儿,他曾经短暂的品尝过幸福的滋味。但这份幸福就像蝴蝶一样轻盈停留又悄然飞走;到了中年,老沙的身体一直停留在山顶瞭望站,但心却在漂泊无依;如今已是老年,他的身体行走在路上,心却在此时找到了归宿。
  老沙像新生儿一样打量着眼前的世界。他看到岸边草地显露出的碧绿,嗅到空气中的泥土清香,触摸到流过手指间的清凉水波。此情此景,自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奇妙感受。喜悦如生命之泉,不断从心中汩汩涌出,欢快地流淌。他处在一种极其安宁、祥和、平静的心境中。就像古人所说的那样——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